□記者劉學增王燦 實習生趙藝牛一心
  核心提示|要說袁隆平對河南最熟悉的地方,那肯定是信陽。一輩子與水稻打交道的他,怎麼可能錯過信陽這個“魚米之鄉”。實際上,袁隆平早已在信陽建起了“試驗田”。今年四期超級稻在信陽首種,畝產就達到730多公斤,袁隆平稱贊:“成績很不簡單!”
  信陽水稻產量稱雄國內地級市袁隆平稱贊“魚米之鄉”
  河南最南端的信陽,地處我國南北過渡帶的秦嶺淮河線上,優越的氣候條件和豐沛的水源,使這裡成為著名的稻米產地。
  省農業廳種植業處副處長李鑫透露,目前我省水稻播種面積約900萬畝,其中信陽就占了7成左右。袁隆平與信陽結緣,早在多年前就已開始。對於這塊“風水寶地”,袁隆平青睞有加,2008年就曾在信陽指導水稻生產。
  2011年,他又親臨信陽,出席國家雜交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信陽分中心授牌儀式。他表示,該中心在信陽落地,無論從國家戰略意義,還是信陽自身利益來講,都有巨大的影響。
  在考察過息縣、羅山縣等超級稻高產創建示範點後,他評價說:信陽的水稻產量位居全國前列,其規模產量不亞於江南地區,不愧是“魚米之鄉”,無論從耕地面積還是從產量質量來看,全國沒有任何一個地級市能超過信陽,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要把信陽分中心辦成‘‘兩系’超級雜交水稻育種的試驗基地、新品種(組合)的展示和高產栽培配套集成技術的研究與攻關示範基地,建成優質超級雜交水稻產業化開發基地和新品種、新技術轉化的實訓基地。”袁隆平曾表示。
  四期超級稻今年信陽首種萬畝區平均畝產733.8公斤袁隆平稱“第一年就取得這樣的成績很不簡單”
  “超級稻畝產首次突破1000億斤。”今年10月10日,在農業部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農業部教育司司長唐珂道出了這一爆炸性消息。唐珂表示,當天上午農業部專家組對袁隆平院士領銜的第四期中國超級稻畝產1000公斤攻關項目進行了測產。結果顯示,湖南省漵浦縣第一期超級稻百畝方(即一公頃)畝產超過1000公斤,創造了1026.7公斤國內水稻畝產的新紀錄。
  不為眾人所知的是,第四期中國超級稻在河南同樣有試點,地方就在信陽光山。
  2014年9月3日,心系“超級稻”的袁隆平親率科研團隊來光山,對該縣實施的超級雜交水稻“百千萬”高產攻關工程進行考察,查看Y兩優900、Y兩優2號、湘兩優2號超級稻生長情況。當時,萬畝區平均畝產733.8公斤。
  “這個成績在全國都是少見的,積累的經驗和技術對水稻大面積增產具有很強借鑒意義,第一年就取得這樣的成績很不簡單!”袁隆平說。
  目標:三年實現百畝方畝產1000公斤
  光山縣現代農業試驗區是河南糧食作物協同創新中心與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戰略合作的重要內容,也是雙方“協同創新”完成袁隆平院士主持的“總理項目”的核心區之一。
  信陽市光山縣農業局有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由於是首年種植,許多經驗、技術保障還待完善,儘管這樣,今年四期超級稻從收穫測產的情況看,已經初步完成了預定目標。
  萬畝區平均畝產已到733.8公斤,接下來怎麼辦?面對大家的疑問,袁隆平一股腦地將自己的目標“抖”了出來。
  他透露,該試驗區以超級雜交稻“百千萬”高產攻關示範為載體,計劃利用三年時間實現“百畝方畝產1000公斤、千畝方畝產900公斤和萬畝方畝產800公斤”的高產攻關目標。
  超級稻爭論:既高產也“高效益”才更能持續
  超級稻工程上馬近20年來,在不斷突破畝產記錄的同時,也引發不同的聲音。其中比較強烈的有兩個:一個是超級水稻突破並沒有帶動全國水稻產量的明顯增長,另一個是推廣上並沒想象的迅速。
  對此,省農科院糧作所水稻研究室主任尹海慶表示,與傳統稻種相比,超級稻對生長各方面的要求較高,袁隆平曾提出“良田、良種、良策、良好”四個指標。“實際上,高產農業要求並不比工業生產低。”尹海慶說,受我國傳統的農民小規模分散的種植方式影響,超級稻難“超級”,但有巨大開發空間。隨著土地流轉改革的深入和我國農村種植結構的變革,未來實現規模經營後,超級水稻的規模效應將顯現。
  對於第二個聲音,其本質是“產量和效益”的矛盾。尹海慶表示,由於高產田的高要求,各方面成本比較高,如果效益的動力不夠有吸引力,農民是不願意加大投入的。這也提醒育種者,要更註重從農民角度出發育種,做到高投入產出比,在高產和經濟效益之間尋找平衡點。如果規模經營進行得順利,這個問題也將得到解決。
  實際上,據農業部公佈的數字,2013年超級稻推廣面積達到1.31億畝,超過計劃任務100多萬畝,約占全國水稻種植面積的29.1%。同時,101個農業部認定的超級稻品種平均畝產達到578.9公斤,畝增產63.1公斤,全年共增產稻穀89.0億公斤,增加經濟效益249.2億元。
  未來的超級稻:既重“高產”也重“優質”
  在超級稻一次次刷新畝產紀錄時,不少人對於高產量的稻米質量提出疑問。
  袁隆平解釋說,大家對於高產不能優質、優質不能高產的看法是片面的,兩者雖然有矛盾,但不是對抗性的矛盾。“在上個世紀,我們主要是解決溫飽問題,產量是第一位,品質是次要的。現在我們生活水平提高了,不滿足吃飽,還要吃好。”
  袁隆平說,他們在研究過程中,也做了戰略調整,既要高產,又要優質,“有次香港、深圳記者團對我集中採訪,我請大家吃了超級稻米,其中4位女記者3個吃了3碗,另一個2碗半;還有一次,一個企業老闆,平時都是吃高級海鮮的,吃了3碗超級稻米後,還要打包帶給老伴吃”。  (原標題:袁隆平:“第一年種,成績很不簡單”)
創作者介紹

1504

iz39izzd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