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長沙芙蓉區某酒店客房內,一旁的桌上擺放著針管和藥劑,一名“韓國”醫生剛給顧客註射完藥劑。圖/瀟湘晨報記者陳正
  紅網長沙1月5日訊(滾動新聞記者 張樹波 實習生 郭尚源)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很多人希望通過美容手術,尤其是韓式微整形,讓自己變得更漂亮。殊不知,一些沒有資質的美容機構,藉此機會斂財。結果很可能是,一場費用高昂的手術下來,效果卻差強人意。
  常德一名女士花了三萬多元,在長沙一家“韓國醫院”打美白針,結果臉不但沒有變白,反而更黑了。目前,這家美容機構因涉嫌非法行醫被現場查處。
  投訴 3萬餘元微整形越整越黑
  今年50歲的李霞(化名)是常德桃源人,愛美的她平時常去當地一家美容院做護理。經美容院老闆介紹,去年8月,她來到長沙汽車西站附近一家賓館,接觸到一位韓國美容醫生。
  “交了兩千元門檻費,抵了一支美白針。”李霞說,當時和她一起來長沙的,還有其他兩人。在賓館客房內,六名工作人員對她輪番轟炸,講述微整形手術的好處。李霞最後交了三萬多元。除了打美白針,韓國醫生還給她做了眼角提升、面部除皺等微整形手術,“先在我臉上塗了麻醉膏,還打了針。”1月4日,在李霞提供的單據上,記者看到手術項目包括眼角提升、川字紋祛皺、眼周圍祛皺、美白排毒針等。
  原以為韓國名醫做完手術後會變美,李霞卻發現,情況完全不是那樣的,“臉都腫了,皮膚也變黑了。”
  “我沒看到(行醫)資質,他們告訴我說是韓國醫生。”李霞感覺自己上了當,結果等她找到牽線的美容院老闆,對方說他們轉到其他賓館去了。後來她還得知,整形出現問題的,不止她一人。
  暗訪 美白針一個療程近4萬元
  1月4日中午,芙蓉區某酒店二樓客房內,記者輾轉找到這家美容機構。記者說明整容想法後,工作人員將記者帶到一旁的酒店客房。一名男性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來自一家韓國的整形醫院,考慮到費用問題,微整形手術一般是在國內進行,“如果飛到韓國,機票錢也划不來。”
  在交談中,一旁的工作人員一直在應和,介紹他們的微整形項目,包括美白、除皺、祛斑等內容。對於記者咨詢的皮膚美白項目,該工作人員表示,美白針是按療程算的,一般一個療程是十針,採用靜脈註射,費用大概需要39800元,而荷爾蒙針一針就要39800元,“微整形就是有錢人的游戲。”
  記者詢問為何選在酒店客房做美容手術,該工作人員表示,他們的醫院在韓國,國內手術只能在賓館進行。對於相關資質和醫院情況,他提供了一張印有韓文的照片。這名韓國醫生的確不會講中文,旁邊還有一名翻譯。
  [提醒]手術前要查看是否有正規資質
  長沙市衛監所副所長趙敏提醒,不要輕信所謂美容機構的牽線搭橋,一定要去正規的醫療美容機構。
  趙敏稱,做醫療美容前,一定要先查看該機構是否具有衛生部門頒發的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相應醫務人員是否有醫師執業證,如果是外國醫生,是否具有外國醫師短期行醫許可證。
  趙敏還提醒,醫生所用的藥物,在國內必須要有中文標識,沒有中文標識的藥物,按照我國藥品監督規定,都屬於假藥。
  [執法]未提供資質證明屬非法行醫
  4日下午,長沙市衛生監督所執法人員來到該酒店,進行現場執法。在客房內一旁的桌子上,擺放著藥品和註射器,醫生正戴著一次性塑料手套給客人做治療。
  對於執法人員的到來,醫生和工作人員顯得很慌張。現場一劉姓負責人稱,他們不是做美容手術,只是在做課題研究,使用的產品也沒有收費。但正在做美容的王艷飛(化名)告訴執法人員,自己交了五萬多元進行面部微整形,效果並不好。
  執法人員要求醫生提供行醫資質和相關身份證件,劉姓負責人稱,醫生的行醫資質在韓國,並沒有隨身攜帶,而護照也沒有帶在身上。
  記者註意到,一旁的桌子上,擺放著各種小瓶的藥物,上面沒有任何中文標識。對於這些藥物,王艷飛說對方曾告訴她這些都是韓國最好的藥。面對顧客的質疑,劉姓負責人表示,他們願意退還所有費用,“兩天內全部退款。”
  衛監所副所長趙敏表示,經現場初步調查,這是一起典型的非法行醫行為。趙敏表示,外國醫師在國內從事醫療行為,必須要有國內醫療機構的邀請,併在當地衛生行政部門取得外國醫師來華短期行醫執業證,否則都屬於非法行醫。趙敏還強調,在賓館進行微整形手術,空氣沒有經過消毒處理,無法達到無菌操作的要求。而醫生帶來的醫療器械,也沒有經過相關部門的檢驗,也屬於非法行為。
  目前,衛監所正對多方當事人進行詢問。此外,由於該“韓國”醫生未提供身份證件和護照,無法證實其身份,轄區派出所已介入。  (原標題:女子花3萬元賓館內整容 想美白結果越整越黑(圖))
創作者介紹

1504

iz39izzd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